国足绝杀不过是助足协暂时“解套”

3月22日,中国队凭借于大宝补时阶段的绝杀,以1∶0击败下半时以10人应战的伊拉克队。图为中国队球员庆祝进球。

新任国家领导人对足球的热情,重新唤起了球迷心中久违的渴望,就连央视《新闻联播》都破例在节目中对这场比赛的赛前情况进行了报道。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湖南省委相关领导、足管中心主任张剑以及受邀的广州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全国政协常委许家印和主教练里皮均亲临现场——今晚亚洲杯预选赛小组赛第二轮比赛,首轮在沙特输球的国足,在长沙顶着瓢泼大雨迎战伊拉克,但整个下半场围攻被罚下一人的对手时,国足几乎没占到什么便宜,只凭借于大宝在补时阶段的绝杀险胜对手。

1:0的比分令国足将士笑逐颜开,但取得三分也仅仅帮助国足在小组积分榜上追平首轮击败印尼的伊拉克队,用“充满坎坷”形容国足亚洲杯预选赛征程绝不为过。

“感谢球迷的支持和球员在最后一刻的坚持,我们终于赢下了这场必须取胜的比赛。”国足主帅卡马乔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说,“天气的因素对我们的打法是个干扰,不过胜利最终属于我们。”

93分钟的进球足够令中国球迷激动。不过,尽管各项统计数据占优,国足在战术组织上的混乱还是显而易见,更何况伊拉克队在本场比赛中的失利,并不意味着国足真的比对手强——双方在过去6年中一共交手7次,伊拉克队3胜3平1负占压倒性优势。和急欲“证明自己”的国足相比,伊拉克队更为看重的是同样正在进行中的巴西世界杯亚洲区十强赛——亚洲区十强赛B组5支球队日本积13分遥遥领先,出线指日可待;澳大利亚、阿曼和伊拉克同积5分;小组最后一名约旦也有4分在手。因此,还剩下3场比赛(全部在今年6月进行)的伊拉克队,至少要击败两个竞争对手才能以小组第二的身份直接出线,一旦跌到小组第三,就要参加附加赛,即便附加赛获胜,还要与南美区的第五名进行第二轮附加赛,晋级世界杯难度可想而知。

因此,中国足协对这场比赛的过分看重,再次证明了国家队的虚弱本质。2011年卡塔尔亚洲杯,国足在小组赛中1胜1平1负位列第三,连续第二次未能小组出线,“史上最差国足”的绰号从此诞生。而当时最气愤的球迷恐怕也不会想到,到了2013年,就连亚洲杯预选赛,国足都踢得如此踉踉跄跄。

“我知道有很多关于球队这场比赛输了我就要下课的议论,但这是中国足协的问题,而不是我的问题。”卡马乔在谈到自己似乎并不稳固的帅位时说,“我只想带队去获得胜利,而不是考虑自己的位子。”

事实上,近10年来国足成绩持续滑坡,主教练水平的因素绝非主要原因:2001年米卢带队破天荒闯入2002年日韩世界杯决赛圈,其调教全队的能力固然出众,但张吉龙此前在预选赛抽签时“帮助”国足避开伊朗和沙特同样功不可没——在日本和韩国直接晋级决赛的背景下避开伊朗和沙特,自然意味着出线几率大大增加。此外,国足在世界杯决赛圈小组赛中三战连败零进球,更证明即便打进世界杯,国足的整体实力仍令人汗颜。

随后的三届亚洲杯以及两届世界杯预选赛,国足除2004年亚洲杯在主场进入决赛外,其余比赛几乎一败涂地,阿里·汉、朱广沪、福拉多、杜伊科维奇和高洪波,连续几任主帅倾尽全力也无法帮助国足取得真正的进步。时至今日,在国家队效力已经超过10年的郑智和孙祥还是球队不可或缺的核心,除了老将尚需发挥余热的理由外,年轻球员技战术粗糙难以成为栋梁,才是国足长期疲软的根本原因。

“中国足球的病根不在国家队,在青少年,这个道理谁都明白,但大家还是习惯于把希望寄托在国家队身上。”原国足教练金志扬告诉记者,“其实,高水平教练的能力就在于打造风格,让球员更好地发挥。可现在,我们教练不是发愁每个位置上可选的人少,而是发愁每个位置都没有特别突出的球员。”

高洪波执教国足期间,有上百名球员先后进入集训名单,已经印证了国足选材之艰难——以困扰历任国足主帅的“锋无力”难题为例,如今,郜林已是国足第一前锋,但在俱乐部进攻体系中,郜林的风头完全被穆里奇和埃尔克森压制,其战术作用正在逐渐远离“进攻终结者”的角色。

因此,将国足式微归咎于主帅能力不足纯属无稽之谈。反观近邻日韩的足球水平,均在国足之上,其连续进入世界杯决赛圈,得益于两国拥有大批个人能力出众的球员。J联赛和K联赛的整体实力通过亚冠联赛已得到证明,而日韩留洋球员在英超、德甲、意甲、西甲等欧洲顶级联赛中逐渐站稳了脚跟——上个月德甲联赛第23轮斯图加特主场1∶1被客队纽伦堡逼平,3名日本球员在这场比赛中首发,前锋冈崎慎司也在下半场替补登场。与此同时,在德乙球队不伦瑞克效力的中国前锋张呈栋(曾入选国足集训名单)还不能保证能进入比赛大名单,这让日韩两国国家队主教练在组队时,拥有比国足教练组更为广阔的搭配空间。

“走马灯”似的更换主教练,不但对国足实战能力的提升没有多少帮助,更有“资源浪费”之嫌:卡马乔接手国足以来,一共参加了17场比赛,成绩为8胜2平7负。而前任高洪波2009年出任国足主帅之后,国足包括热身赛在内共打了42场比赛,战绩为24胜13平5负,和卡马乔比起来并不逊色。但两人的年薪相差了几乎25倍——高洪波的年薪不足100万元人民币,卡马乔的年薪将近300万欧元(税后),中国足球的“奢侈”由此可见一斑。

中国足球“不差钱”的另一具体表现,就是中超联赛市场价值与日俱增。本赛季联赛开赛前,中超公司召开了股东会议,16家俱乐部的分红高达360万元,这与4年前俱乐部分红不到200万元相比几乎翻了一倍,而中超公司也实现了“营业额过亿”的经营指标。据记者了解,本赛季中超公司的营业额目标为两亿元,而借助多家赞助单位的鼎力相助,中超公司完成营业额的任务并非难事。

更令人振奋的是,中超联赛的发展扩张还有国际化的趋势——史上首位“中超联赛形象大使”贝克汉姆今天抵达青岛,他在担任中超联赛形象代言人后,还要先后参观北京国安、青岛中能和武汉卓尔3家中超俱乐部。而关于“贝克汉姆有没有可能以球员身份加盟中超”的猜想,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有孔卡等天价外援的先例,中超俱乐部的股东们至少在年薪方面不会亏待这个“万人迷”。

然而,在这欣欣向荣的“大好形势”之下,国家体育总局今年通过足管中心为校园足球活动的拨款,却仅仅从4000万元增加到5600万元,增幅虽不小,但对于全国近5000所足球定点学校(中、小学)来说,这笔资金投入无异于杯水车薪。因此,中国足协只得以“城市布局”的概念,借助地方足协和社会力量加大投入,而拖延两年之久才设计成型的校园足球四级联赛体系,也在教育部同意提供1000万元启动资金后,将于今年启动——合同期内,中国足协要为卡马乔教练团队缴纳的税款就超过6000万元,两相比较,中国足球用钱的效率一目了然。

就在今晚这场比赛结束之后,卡马乔又要迎来长达半年的“空闲时段”:第三轮和第四轮亚洲杯预选赛比赛将在10月15日和11月15日进行,国足先客后主迎战印尼。印尼被公认为本组弱队,如果国足这两场比赛不能全取6分,那么就算卡马乔还有合同“护身”,舆论的压力也会让他如坐针毡。

新任国家领导人对足球的热情,重新唤起了球迷心中久违的渴望,就连央视《新闻联播》都破例在节目中对这场比赛的赛前情况进行了报道。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湖南省委相关领导、足管中心主任张剑以及受邀的广州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全国政协常委许家印和主教练里皮均亲临现场——今晚亚洲杯预选赛小组赛第二轮比赛,首轮在沙特输球的国足,在长沙顶着瓢泼大雨迎战伊拉克,但整个下半场围攻被罚下一人的对手时,国足几乎没占到什么便宜,只凭借于大宝在补时阶段的绝杀险胜对手。

1:0的比分令国足将士笑逐颜开,但取得三分也仅仅帮助国足在小组积分榜上追平首轮击败印尼的伊拉克队,用“充满坎坷”形容国足亚洲杯预选赛征程绝不为过。

“感谢球迷的支持和球员在最后一刻的坚持,我们终于赢下了这场必须取胜的比赛。”国足主帅卡马乔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说,“天气的因素对我们的打法是个干扰,不过胜利最终属于我们。”

93分钟的进球足够令中国球迷激动。不过,尽管各项统计数据占优,国足在战术组织上的混乱还是显而易见,更何况伊拉克队在本场比赛中的失利,并不意味着国足真的比对手强——双方在过去6年中一共交手7次,伊拉克队3胜3平1负占压倒性优势。和急欲“证明自己”的国足相比,伊拉克队更为看重的是同样正在进行中的巴西世界杯亚洲区十强赛——亚洲区十强赛B组5支球队日本积13分遥遥领先,出线指日可待;澳大利亚、阿曼和伊拉克同积5分;小组最后一名约旦也有4分在手。因此,还剩下3场比赛(全部在今年6月进行)的伊拉克队,至少要击败两个竞争对手才能以小组第二的身份直接出线,一旦跌到小组第三,就要参加附加赛,即便附加赛获胜,还要与南美区的第五名进行第二轮附加赛,晋级世界杯难度可想而知。

因此,中国足协对这场比赛的过分看重,再次证明了国家队的虚弱本质。2011年卡塔尔亚洲杯,国足在小组赛中1胜1平1负位列第三,连续第二次未能小组出线,“史上最差国足”的绰号从此诞生。而当时最气愤的球迷恐怕也不会想到,到了2013年,就连亚洲杯预选赛,国足都踢得如此踉踉跄跄。

“我知道有很多关于球队这场比赛输了我就要下课的议论,但这是中国足协的问题,而不是我的问题。”卡马乔在谈到自己似乎并不稳固的帅位时说,“我只想带队去获得胜利,而不是考虑自己的位子。”

事实上,近10年来国足成绩持续滑坡,主教练水平的因素绝非主要原因:2001年米卢带队破天荒闯入2002年日韩世界杯决赛圈,其调教全队的能力固然出众,但张吉龙此前在预选赛抽签时“帮助”国足避开伊朗和沙特同样功不可没——在日本和韩国直接晋级决赛的背景下避开伊朗和沙特,自然意味着出线几率大大增加。此外,国足在世界杯决赛圈小组赛中三战连败零进球,更证明即便打进世界杯,国足的整体实力仍令人汗颜。

随后的三届亚洲杯以及两届世界杯预选赛,国足除2004年亚洲杯在主场进入决赛外,其余比赛几乎一败涂地,阿里·汉、朱广沪、福拉多、杜伊科维奇和高洪波,连续几任主帅倾尽全力也无法帮助国足取得真正的进步。时至今日,在国家队效力已经超过10年的郑智和孙祥还是球队不可或缺的核心,除了老将尚需发挥余热的理由外,年轻球员技战术粗糙难以成为栋梁,才是国足长期疲软的根本原因。

“中国足球的病根不在国家队,在青少年,这个道理谁都明白,但大家还是习惯于把希望寄托在国家队身上。”原国足教练金志扬告诉记者,“其实,高水平教练的能力就在于打造风格,让球员更好地发挥。可现在,我们教练不是发愁每个位置上可选的人少,而是发愁每个位置都没有特别突出的球员。”

高洪波执教国足期间,有上百名球员先后进入集训名单,已经印证了国足选材之艰难——以困扰历任国足主帅的“锋无力”难题为例,如今,郜林已是国足第一前锋,但在俱乐部进攻体系中,郜林的风头完全被穆里奇和埃尔克森压制,其战术作用正在逐渐远离“进攻终结者”的角色。

因此,将国足式微归咎于主帅能力不足纯属无稽之谈。反观近邻日韩的足球水平,均在国足之上,其连续进入世界杯决赛圈,得益于两国拥有大批个人能力出众的球员。J联赛和K联赛的整体实力通过亚冠联赛已得到证明,而日韩留洋球员在英超、德甲、意甲、西甲等欧洲顶级联赛中逐渐站稳了脚跟——上个月德甲联赛第23轮斯图加特主场1∶1被客队纽伦堡逼平,3名日本球员在这场比赛中首发,前锋冈崎慎司也在下半场替补登场。与此同时,在德乙球队不伦瑞克效力的中国前锋张呈栋(曾入选国足集训名单)还不能保证能进入比赛大名单,这让日韩两国国家队主教练在组队时,拥有比国足教练组更为广阔的搭配空间。

“走马灯”似的更换主教练,不但对国足实战能力的提升没有多少帮助,更有“资源浪费”之嫌:卡马乔接手国足以来,一共参加了17场比赛,成绩为8胜2平7负。而前任高洪波2009年出任国足主帅之后,国足包括热身赛在内共打了42场比赛,战绩为24胜13平5负,和卡马乔比起来并不逊色。但两人的年薪相差了几乎25倍——高洪波的年薪不足100万元人民币,卡马乔的年薪将近300万欧元(税后),中国足球的“奢侈”由此可见一斑。

中国足球“不差钱”的另一具体表现,就是中超联赛市场价值与日俱增。本赛季联赛开赛前,中超公司召开了股东会议,16家俱乐部的分红高达360万元,这与4年前俱乐部分红不到200万元相比几乎翻了一倍,而中超公司也实现了“营业额过亿”的经营指标。据记者了解,本赛季中超公司的营业额目标为两亿元,而借助多家赞助单位的鼎力相助,中超公司完成营业额的任务并非难事。

更令人振奋的是,中超联赛的发展扩张还有国际化的趋势——史上首位“中超联赛形象大使”贝克汉姆今天抵达青岛,他在担任中超联赛形象代言人后,还要先后参观北京国安、青岛中能和武汉卓尔3家中超俱乐部。而关于“贝克汉姆有没有可能以球员身份加盟中超”的猜想,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有孔卡等天价外援的先例,中超俱乐部的股东们至少在年薪方面不会亏待这个“万人迷”。

然而,在这欣欣向荣的“大好形势”之下,国家体育总局今年通过足管中心为校园足球活动的拨款,却仅仅从4000万元增加到5600万元,增幅虽不小,但对于全国近5000所足球定点学校(中、小学)来说,这笔资金投入无异于杯水车薪。因此,中国足协只得以“城市布局”的概念,借助地方足协和社会力量加大投入,而拖延两年之久才设计成型的校园足球四级联赛体系,也在教育部同意提供1000万元启动资金后,将于今年启动——合同期内,中国足协要为卡马乔教练团队缴纳的税款就超过6000万元,两相比较,中国足球用钱的效率一目了然。

就在今晚这场比赛结束之后,卡马乔又要迎来长达半年的“空闲时段”:第三轮和第四轮亚洲杯预选赛比赛将在10月15日和11月15日进行,国足先客后主迎战印尼。印尼被公认为本组弱队,如果国足这两场比赛不能全取6分,那么就算卡马乔还有合同“护身”,舆论的压力也会让他如坐针毡。